暗香盈袖

这里尧汐,有幸相识一场

别取关,我还活着

我家傻宝宝@不染江❤

二改:@独暮




『我将我年少时的欢喜,给予我热爱的桑仪』
『我不过是想用文字,记录下我所期待的爱情』

【七夕特辑整理】戏精群第二届小黄文接龙大会

感谢各位成员的参与和支持,本次活动取得圆满成功

图片由 @蒹葭苍苍 夏菲菲整理,万分感谢🙏🙏

ooc没有

即兴开车,在线接龙,连草稿都没打

微博图链:

点我上车

【置顶】2.0+产粮合集


你好,这里尧汐

咸鱼本鱼

热爱曦澄/追凌/桑仪

主更桑仪/追凌

坐拥无数僵尸粉

人善长得丑性格好

我两个鹅子就是我的底线!

偶像是大小眼老师!励志造福桑仪tag!

不定期更新,经常性诈尸

QQ380216947欢迎勾搭我!









产粮合集(持更):

①曦澄          记一次家宴

②曦澄and忘羡         醉酒

③追凌and桑仪 #必看#     红烛       桑葚

④追凌and桑仪     雨天,火锅和你        小脾气

一个娃娃机引发的惨案的后续(红豆)     

⑤桑仪     日常向(红豆体)    风寒

   Honey(七夕贺文)

⑥追凌      《Life Imprisonment,Sir》 01

【七夕贺文】Hoeny

ABO发情期梗

全文4000+

过节就是要甜甜蜜蜜一点!

滴滴滴老司机笙笙激情飙车

建议未成年人不要在家长陪同下观看

自己关了灯躲被窝里悄摸的哈

石墨就是个坏人!说我有违规内容!不能公开!

微博(图链):

戳我看

写评论很简单,放心大胆去留言:大大我真的好喜欢你!

我也学习一下🙏

BOOM:

“啊——好喜欢这篇文可是评论什么的好难哦!”


此篇献给苦手写评的大家。


欢迎转发和点小蓝手,解救更多写评苦手


对于同人写手,产粮后绝大多数都希望收到评论,这是对于他们的肯定更是同好之间交流的方式。


而作为读者的你看完一篇喜欢的文的时候,会收获到开心和满足感。


可是当你想要回复支持大大,是否因为苦恼如何写评论而放弃评论?


其实评论并不难!这里教大家最简单表达喜爱的方法!以及部分大众化的雷区


初级:最简单的谁都可以办得到——回复表白/加油


现在各种平台都有收藏点赞等功能,很多小伙伴选择直接点赞,因此单纯回复加油/喜欢仿佛变得没有意义。


可是当只有点赞或者收藏的时候,大大也许会产生:是不是说明这只是友情点赞并非喜欢这个粮呢?之类的自我质疑。


而评论加油/喜欢,可以直观的告诉大大你喜欢这个作品,你觉得文很棒,你觉得大大很棒,激励大大产生最直观的反馈。


这类回复方式非常简单,只需要动动手指几秒钟就能够回复比如:大大我喜欢这个作品,这个文好甜/好虐,大大加油,甚至搞笑文的哈哈哈哈哈


看起来可能是有点言之无物,但对于写手来说是一个直观的肯定,告诉他有人确实很喜欢这个作品对文有所触动。


注意:对于连载文想表达“想要看下去”这类内容的时候,尽量不要说快更、赶紧更之类比较强硬话语,毕竟是同好交流嘛!


比较好的表达方式如:这文好好看好想看后续啊或者,太好看了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后续(相对比较期待的语气)还可以再加上最期待的剧情简述


中级:摘抄或简述某一剧情并表达喜欢


这一步也非常简单,并且能够更加具体的表达喜欢,非常推荐想要言之有物又不知道如何去评的小伙伴!


想必大家都做过好词好句之类的摘抄吧?


复制或者简述这篇文里面你喜欢的情节,比如: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(这就是复述)我好喜欢这块啊!(表达喜欢给予肯定


这种回复会让写手有明确的知道,啊这里被喜欢了好开心之类的感想。或者我也超级喜欢自己写的某处,被肯定被发现了好开心啊!


高级:即在摘抄表达爱意后加上自我感受


这里就是等级二的升级版本,表达喜欢后如果可以的话,可以说说为什么喜欢,更具体的和作者交流,和对粮吃过后进行反馈


比如:


A费尽心思和B终于亲了(复述)我好喜欢这块啊!(表达喜欢给予肯定)啊啊啊他们心动的原因是来自作品的某某部分吧?(联系原著)实在是太甜了,简直苦尽甘来啊,xx辛苦了(自我感受)好想看后续啊,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?(期待后续,发出疑问)


这样一段比较长的评论是不是非常简单的就写出来了呢?比起大大们构思剧情写或长或短让你萌的故事,是不是相对很容易呢?


如果发现了前文的伏笔被揭开不妨也大胆的说出来:原来xxx之前做的某些事是因为某某处啊!上文提到来的,啊我还奇怪为什么会有某某举动呢!


说不定你就戳中了大大想写的点呢!


神级——长评


这基本上就是把上述集中方法杂糅在一起。你就很容易表达出来自己对于一个作品的喜欢了!


很少有大大不喜欢长评的哟,如果你爱她不妨完完整整的告诉她吧!


大胆的去留言吧!虽然有的大大可能特立独行,又或者你觉得评论太多不缺自己这一个,但是绝大多数写手如果你喜欢,请留言告诉他吧!


毕竟评论也是繁荣圈子的一个动力嘛!


在此提醒大多数同人写手的雷区,如果你进行以下的留言很容易打击到你喜欢的大大哦!


那就是:提非文章本身的cp,毕竟你喜欢大大写的文,一定是因为喜欢这个cp,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提起其他cp都容易让大大产生反感。


不要爱他还伤害他哟!


举例:


本来是xx党看了大大的AA觉得AA也不错啊!


大大的AAcp好萌虽然我更喜欢xxcp!


大大写的这个好好啊,如果能写XXcp就更好了!


大大c不应该是攻b不应该是受吗?


等等。


无论表达喜欢还是不喜欢最好不要在一个cp的文下面提到另一个cp哦!


相信看过这篇的你,可以轻松写评了吧!

【200fo点梗】
占tag道歉
追凌or桑仪
现代古风都可以
抽一个来写🎉🎉
七夕以后就动笔因为我要准备福利小黄车
或者让我爆更也行😂我攒了三个坑没填

0评删




小咸鱼如今也有了这么多粉丝也是承蒙各位厚爱了
与其说是粉丝不过把你们称作一起分享故事的人
💞💞

【桑仪】风寒

速打小甜饼

真的是桑仪!!

ooc严重

小咸鱼文笔

🎉🎉马上200fo了真的爱你们💞💞















“阿嚏!”聂怀桑吸了吸通红的鼻子,拿起手帕擦了擦。

窗外是呼啸的寒风,光秃秃的树枝上挂着银霜,屋檐下的悬挂着冰柱子,下过雪后的将整个庭院的声音抹去,一片寂静。

屋里的碳火烧的正旺,暖洋洋的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草药味。

聂怀桑缩在被子里,温暖不能使冰冷的身体内部恢复正常的温度。嗓子沙哑地似被砂纸打磨过,发炎的扁桃体令他说不出来话来。

“怀桑……”禁闭的房门被打开,带来阵阵寒气,最终融化在了火焰中。蓝景仪手里端着药碗,看到床上的人听到这话又缩了缩,他无奈地笑笑,把汤药放在一旁,坐在窗边轻轻地哄着:“把药吃了再睡,醒了就好了。”

被子里的人不情不愿地探出脑袋,小声嘟囔着:“你每次都这么说……我不要喝。”说完又像是闹小脾气似的钻进被子里。

“唉……听话。”蓝景仪顺着他露在被子外面的长发,说:“乖乖把药喝了,我给你蜜饯吃?”

本是个纵览天下的王者,如今生了病就跟个小孩子一样耍小聪明,蓝景仪想。不过二人相伴多年,他早已摸清了聂怀桑的脾气,总的来说给糖吃就行了。

听到“蜜饯”的字眼聂怀桑再次从被子里爬出来,小心翼翼地试探道:“真的吗?”

儿时聂怀桑最讨厌的就是黑糊糊的汤药,又稠又苦,喝一口就得吐出来,那时候他还在世的母亲会有些焦急地抱着他,温柔地话语如三月春风融化了腊月的坚冰,一块蜜饯就是小孩子心灵的慰藉。

“当时是真的。”蓝景仪笑了,起身拿过药碗递给他,后者的病态的脸上立刻挂上不开心,像是做了什么特别重要的决定,闭上眼几口就喝了下去,苦味立刻从舌尖蔓延到了喉咙,聂怀桑放下碗干呕了几下,拿袖子胡乱抹了抹。

蓝景仪看着就心疼,连忙扶起聂怀桑帮他顺气。

等聂怀桑的呼吸逐渐平稳了,便问道:“我的蜜饯呢?”

“啊,我马上去拿。”蓝景仪正准备起身却被聂怀桑一把拽住,疑惑地看着他,问:“你这是……”

“不用了。”聂怀桑勾起一抹坏笑,坐起来凑近蓝景仪,炙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脸上。

“我的蜜饯就在眼前啊。”

聂怀桑吻住了蓝景仪,环抱住他的腰,轻轻啃咬着他的双唇。

冬日的炉火和你,是我的一室温馨。

Life Imprisonment,Sir 01

重修版

实习律师追x高中生凌

少量忘羡曦澄聂瑶

年龄差(我也不知道差多少,反正有就对了)

ooc严重,熟悉的xxj文笔

根据本人亲身经历改编,在此谴责一下那位司机

相信我,很甜,不甜不要钱


01 祸患

“什么?金凌受伤了?”当魏无羡得知这个消息时,Y国的夜色仍浓重,星子仍闪烁着光辉,他从蓝湛的怀里挣扎起来摸索着手机,本来迷糊着的大脑瞬间清醒了。

“靠,就刚才发生的事,真他妈的是要气死了。”江澄坐在医院的塑料椅子上,苦涩的消毒水味钻进鼻息间,或哭喊或咒骂的声音令听筒那边充满了杂音。

魏无羡转身戳了戳蓝忘机,后者睁开的琉璃色眸子透露着不明所以。蓝忘机起身靠在床头上,伸出手搭在魏无羡的肩头,轻轻拍拍示意安慰。

“本来金凌坐公交车回家,结果那个司机一脚油门一脚刹车的让阿凌没站住,膝盖整个都错位了。”

魏无羡听着那头江澄愤怒而焦急的声音,眉头紧锁,指甲扣着床单,逐渐加快的呼吸声可以看出他不断加剧的怒火。当听到“这狗司机还给老子推卸责任”时,他本处在临界点的神经瞬间被怒火点燃,紧抓着床单的手不停颤抖,下牙咬在嘴唇上。

这是姐姐唯一的孩子,姐姐早已不在了,阿凌……阿凌一定要平安。

过了许久,千万种情感浓缩成一句:“那阿凌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唉。”江澄在那头叹了口气,眼神飘忽着往病房内看去,那个被宽大的病号服显得小小的身影安静地坐在床上。“开了止痛药,医生现在只能把他的膝盖固定,具体还得看明天做检查的结果。”江澄的声音沉了下来:“没多大事,你别担心。”

魏无羡蹙眉,语气有些不满,说道:“江澄,你这话……我知道因为阿姐的去世你怪我,可是阿凌也是我侄子,亲侄子,这得多疼啊,我真的……想看看他。”

“魏无羡,我现在不想跟你辩论这些往年的是非对错,早都没有用了。”江澄压低了嗓音,带着些呼之欲出的感觉却说不出来,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他的脚步声,医院的嘈杂声逐渐隐没,他握紧双拳又松开,似在忍耐着什么。

魏无羡叹了一口气,不再说这个话题。江澄从小就是个执着的人,他决定的事任何人都不能动摇。

蓝忘机安静地坐在他旁边,见俩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,他悄悄用口型示意魏无羡转到蓝曦臣的方面。

“江澄,蓝大哥知道这事吗?”魏无羡冲蓝忘机点了点头,借此转移了话题。

听到“蓝曦臣”的字眼,江澄的表情略微缓和了些,有些无奈地回答:“蓝曦臣去D市出差了,昨天刚走……你可别告诉他,我怕他担心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魏无羡虽嘴上这么说,但还是拿过蓝忘机的手机在联系人列表里指了指蓝曦臣。

听筒里传来令人不舒服的几句,明显是冲着江澄,江澄紧接着把他顶到没声,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后周围又重新恢复了安静。魏无羡心里本来就担心的要命,又听到了这些,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觉带对方的不讲理,他唾骂了一声,问:“刚刚那个是司机吗?这什么态度?把人弄伤了还不承认。”

“呵。”江澄冷笑一声,抬头凝视着天边血色云霞,艳丽地令他心烦,说:“人家现在只想给点儿钱了事,根本不想赔偿,还说什么‘要么就接受这些钱,要么就法庭上见’,真他妈的傻\逼。”

“艹。”魏无羡忍不住爆了粗口,一巴掌拍在床上,惹得蓝忘机吓了一跳。“我要回去好好治治这个孙子。”

江澄在那头翻了个白眼,他简直都能想象到这“治治”的结果了,揉了揉眉心说道:“你也是个工科男别搞得跟黑社会一样,您老人家跟蓝忘机好好待着吧,赶紧睡觉啊大晚上的,这事我来处理,再说了我让金光瑶过来了。”

“诶——不是!”魏无羡碰了一鼻子灰,本想好好和江澄理论一番,结果有护士来找江澄签字办住院手续,两人也只好匆匆挂断。

家属的哭喊、双方的争执不过是医院里的家常便饭,钱只负责看病,医生也给予你等价的治疗。等江澄一人办好手续也将至8点,赔偿的事依旧没有谈好闹得他脑袋嗡嗡响。

因事发突然,江澄接到了金凌的电话就急匆匆地跑到医院,看到他一人捂着膝盖坐在轮椅上,脸色煞白,冷汗布满在额头上,明明疼的要命却仍咬着嘴唇不发出痛吟。

金凌疼,江澄的心也跟着一揪一揪的,尽管他平时凶的要命可是这个孩子也跟他有血缘关系,身上有一半的江家的血脉。

江澄不好受,但不允许自己倒下,他还是同往日的坚强那样有条不紊地处理着琐事,又打了个电话给金光瑶说明了情况,让他过来照顾一下金凌。

夜色渐浓,星子被阴霾遮去光辉,清冷月光刺不透云层,朦胧的身躯镶在空中,照不亮人间的路。

黑暗。

何时有光?

江澄走进病房,金凌躺在病床上安静地刷手机的样子映入眼帘,旁边是金光瑶在为他削苹果,他平时的温润眉间如今也多了一份如江澄的忧愁。

“舅舅,你来了。”金凌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,放下手机喊了一声。

隔壁床的老人早已入睡,房间里静的出奇。

金凌换上了宽大的病号服躺在床上,也不知金光瑶是怎么帮他套上的,受伤的膝盖被固定住,肿的高高耸起,正敷着冰袋,旁边的小桌上还有一板打开的止痛药,显然金凌已经吃过一片了。

江澄不便在金凌面前说太多,便找了个借口说:“金光瑶,刚刚护士告诉我要交押金,我今天出来没带够钱,你能帮我垫付一下吗?”

金光瑶是何等聪明,像江澄这样随身揣卡的人怎会带不够钱?心想一定是得避讳着金凌,于是点点头,嘱咐金凌好好躺着便跟江澄走了出去。

“这事怎么样了?”等二人远离了病房,金光瑶开门见山问道。

江澄蹙眉,疲惫地闭上双眼,紧绷太久的神经令眼皮接触到干涩的眼睛发出刺痛的讯号,他睁开眼,叹了口气回答:“还能怎么说,反正就是不承认,更可笑的是他还自称自己做了好事,明明他妈的是金凌一个人被乘客扶着去了医院。”最后一句话被他说的咬牙切齿,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。

“这什么人啊!”金光瑶改了往日的习惯性微笑,被愤怒所替代,不免的拔高了声音。接着他注意到了自己的失礼,又降低声音怒道:“这事……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,再不我让聂明玦搞这帮孙子的。”

金光瑶往日就是个笑面狐狸,当看到自己的侄子就这样躺在病床上时,他一切的伪装全部被撕掉。

江澄无语地瞥了他一眼,说:“你和魏无羡还真是有一拼……先调解调解,毕竟人家抵赖我们也不能摁着脑袋让他赔,如果还不行,我们就走法律途径。”他拿出手机翻了翻,并没有那人的来电,只好失望地放回去。

金光瑶听了这话思索了一番,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激动地说:“走法律程序好办啊,二哥不就是律师嘛。”

“可……”江澄停顿了下,继而说道:“算了算了到时候再说吧,现在阿凌的伤最重要。”

金光瑶叹了口气,说:“行……现在阿凌得排第一位,明天怎么安排的?要不要我帮忙?”

“明天得做一大堆检查,这小子现在都不能挪窝,到时候……我通知你吧,估计我也抬不动他。”江澄回到。

“行。”

二人边说边走进了病房,见金凌倚在床头啃苹果,不禁失笑。

果真是小孩子,乐天派,江澄想。

“明天要检查。”

“啊……听说要脱衣服的。”

“小屁孩,人家能看上你?”

乌云不知何时散去,星星寻着月光伴随在月亮左右,互相依偎着,刺破了黑暗撒向人间,跳跃于窗棂。

某处公寓内,蓝思追写完最后一笔,浓浓墨汁印在纸上,他抬头望着明月,嘴角含着笑意。

旁边的书柜里塞着各种法学书籍,有些泛黄估计已经上了年限。

“啪嗒。”

金凌内心空落落的,疼痛和回忆编织成了噩梦,泪水砸在床单上。

他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但是又有不知名的陌生感觉令他心安。

一个娃娃机引发的惨案的后续

链接第一条评论

好长~~~一篇追凌桑仪小甜饼

前几天跟老婆 @不染江 要的人设

咸鱼写手回来码字了!

【群宣】
占tag抱歉
在这里,有一群戏精
我们聪明甜美可爱动人勇敢
千里之缘,你我相见💝
相识一场,何不乐哉?

特别福利:看性感笙笙日常撕作业

#七夕当晚还有特别福利#

本群关键词:曦澄(毒唯的那种)

其他cp自由
We love peace and friendship.

顺便宣传一下我自己(小声bb)看简介👌

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当时流霜老师私信我的时候爆哭😭老婆回复我的时候这就是恋爱的感觉💘加到大小眼老师直接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😣

思君可追否。:

真相了

不是你的子瓜瓜:

真相了真相了(ღ˘⌣˘ღ)

沈S:

是这样的Σ>―(〃°ω°〃)♡→

息 澈:

呜呜呜是我本人无误了

dongio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